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活動及促銷 客戶感言
網站客服
  活動及促銷
獻禮70載,共筑家國夢! 2019-9-29
獻禮70載,共筑家國夢! 2019-9-29
獻禮70載,共筑家國夢! 2019-9-29
獻禮70載,共筑家國夢! 2019-9-29
獻禮70載,共筑家國夢! 2019-9-29

 
紅木家具承載歷史和文化 文人雅士尋覓古典文雅樂趣
本站 作者:匿名 發布:2015-7-26 閱讀:1135

在個人情感與責任使然的交織中,紅木家具已經不單單是文物、收藏品、升值品,更成為行業人的記憶和希望。

人與木與生俱來的情感

在中國人的思維里,人與木的情感與生俱來。業界普遍認為,西方建筑是石文化,而中國建筑是典型的木文化。從雕花長廊到斗拱結構,從木質房梁到大殿立柱,家具也從與建筑的和諧共生中找到靈感——使用天然木材、采用榫卯結構、木頭的天然肌理,成為最好的修飾,這都為日后紅木家具的出現和流行奠定了基礎。

在古人的意識中,家具與建筑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從古至今,中國傳統家具的用材幾乎都以木材為原料。木材體質堅實,而且經濟合理,且與建筑的造物觀念基本一致。

在漢代《三禮圖》中,就將建筑和家具作為封建王朝的一種基本體制。而到了明清時期,來自南洋的優質硬木出現,紅木家具初次在歷史上亮相,黃花梨便首先受到了文人的賞識。宋代以后,中國人的起居方式完成了席地坐轉向垂足坐的過程,在此基礎上流行的明式家具是隨著明代江南書房建設而流行起來的,也是從書房中走出來的文人家具。以“木中之王”紫檀為例,因其質地如緞似玉、色澤耀眼逼人、沉穆典雅而一直深受皇宮及達官貴人的喜愛。

對于紅木家具而言,其木材的特性,決定了整件家具的氣質;正因為世人先注重“表面功夫”,才將不同的材質賦予不同的意義和才情。紅木之于人的情感,始于木之于人的情感;不管收藏家、學者、行業人,對于古典紅木家具的情感,都首先來自于對木材最感性的認識和感動。

“大隱隱于古”帶來心靈歸宿

任何事物的流行,最開始都來自于某個人或某個階層的喜好,并將這種喜好發揚開來。從以“文人家具”定位的黃花梨,到皇宮貴胄獨享的小葉紫檀,這些紅木家具都是來自文人雅士以及權貴最初的喜愛,并得到全社會的認同和效仿。對于當代人來說,在收藏、研究紅木家具時,一個繞不開的情感因素就是對紅木家具本身所代表的文化內涵的認同。

著名作家、知名收藏家海巖是有名的黃花梨家具藏家。在海巖看來,我們今天繼承了古人對明式家具的一種審美觀。癡迷,不僅來自于對家具本身的喜歡,同時,骨子里的文人情懷和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喜愛,也是“定情”于古典家具的主要原因。按照海巖的說法,進入互聯網時代,面對現實的焦慮感,收藏反而是一個避世的清靜去處。除了隱居,還有一種就是大隱隱于古,對于古代文化的學習、傳承、把玩、研究,讓收藏者忘記了現實生活中的不快樂,帶來一種隱居和遁世的快樂,除卻藏品的積累、財富的增值這些樂趣,更是一種心靈的歸宿。

海巖說:“傳統家具是祖先留給我們的一個很重要的文化遺產,它反映著古人的一種生活習性,對中國人的禮儀姿態、審美情趣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所以怎么把它認識好,怎么把它往下傳,對今人來說十分重要。我覺得對于一個統一的民族情趣的認同,也就是對于文化的認同,才能夠實現對整個民族的認同。”

紅木行業期待情感認同

紅木家具的文化需要傳承,除了收藏界和學界的考究,更多的是做仿古家具,從事紅木行業的人。對于行業人而言,對于紅木的情感已經超越了個人的“情感”,不僅是個人安身立命的根本,在財富積累之上,更是紅木文化傳播的重要一脈。

紅博館總裁曾永杰說:“紅木行業人不僅要對紅木家具喜愛、了解,更需要對整個行業理性看待和規劃,只有保持平衡心態,行業才能發展長久。”

古典家具專家張德祥也表示,過去的十年可以說是黃金十年,紅木材料的開采、進口成本較低,很多企業家積累了大量的財富。但行業真正發展好,需要從業者正好可以靜下心來,好好研究理解古人留下的設計智慧,吃透、領悟、推敲、錘煉,真正了解古典家具文化,寧靜致遠,行業未來才能健康發展。

■ 人與紅木

紅木收藏讓我“窮困潦倒”

●海巖,著名作家,知名紅木收藏家

十幾年前單位福利分房,裝修的時候我想在西式客廳里擺上一兩件中式家具,就和同事跑到香河去買家具,看上一個官帽椅,但因為種種原因沒買。回來時經過燕莎附近的元亨利店面,同事當時還勸阻說:“這店不能看,里面是賣黃花梨和紫檀的,看了就不愿意買別的了。”我當時不信,堅持進去看看,沒想到,看進去就拔不出眼了。

如今,黃花梨家具之美無需多言,其文人氣質不知讓多少人拜倒,我已經癡迷于此,無法自拔。最近幾年,黃花梨的價格一路飛漲,我也曾經“以藏養藏”,但基本上只進不出。碰見實在喜歡的,就會去找一本圖錄,因為實物已經買不起,已經被“淘汰出局”,甚至現在職業收藏家都不買了。幾年前我去參加一個拍賣會舉牌,后來一個收藏家朋友告訴我:“海巖,整個場里只有你一個收藏家,其余的都是資本家。”

一個人如果真正喜歡上了收藏,就會變得特別沒錢。對于家具癡迷的對立面,就是對其他物質的疏離,甚至吝嗇。要是說花100萬元買一件家具,我會覺得是撿漏了,但要說花100元買一條褲子,我就會很猶豫。以前我不太理解張伯駒為了一幅畫,就把自己的宅子賣了,他老婆不給他錢,還躺地上不起來,當自己喜歡收藏之后,才真正理解他的心情。

“匠人”是制作者至高的榮譽

●張正基,名佳紅木董事長

我對紅木家具的熱愛可以說是與生俱來、流在血液里的。我的父親是大漆匠,祖傳十三代了,可以稱為紅木世家。我小的時候,星期天、寒假暑假就是跟著我父親到工廠去,基本上就晃蕩在這個工廠里面,現在我對花梨木的香味還是很敏感,遠遠地花梨木放在那邊,我就能聞到它特有的香味。我剛剛做學徒的時候,差不多三十多年前,第一次見到真正的極品小葉紫檀,那木頭刨光后,表面極亮,感覺這個木頭看上去有金屬感,就像天上的星星般奪目耀眼,牛毛紋密集漂亮,看到這種木頭,人自然而然會激動起來,沒有任何工藝的加工,看上去也很舒服。這也就是為什么這些好木材幾百年來受到皇宮貴族的喜愛,一直到現在,普通老百姓都在追崇。

15歲的時候,我跟我干爸爸學習雕花,我干爸是雕花的老師傅,我爸爸是大漆老師傅,他們二人的關系比較好。后來,父親送我到上海工藝美校讀書,開始學校生涯。回到父親的工廠后,我干過家具設計、銷售,直到后來自己開工廠,創建了“名佳”這個品牌。

因為是工匠出身,我非常在意自己的家具的技藝,在別人看來,“工匠”可能自身社會地位不高,但是一件好的紅木家具,除了材料好,還需要工人的精雕細琢,對細節的一絲不茍,所以,我特別樂意把自己定位成“匠人”,我認為這是對一名紅木制作者至高的榮譽。匠人費時費力,就是讓家具精美絕倫,“天然去雕飾”,例如榫卯,不單單是機器開榫,匠師會根據實際需要進行手工精密加工,即使家具曲線經過“削圓”處理,方截面倒轉180度,照樣能做到嚴絲合縫、扣合緊密,雕刻的時候用工具一筆一畫地雕,枯燥重復的動作,才能力求達到傳神的境界,還有打磨、擦漆這些程序,都是要細致、重復,才能做出精品。

紅木文化傳播是事業也是責任

●曾永杰,紅博館總裁

在進入紅木行業之前,我本人其實對紅木家具接觸不多也并不是很了解。2010年進入紅木行業之后,一方面是工作的需要,接觸紅木家具的文化與底蘊,另一方面,更是從宏觀行業的角度在學習了解。對于我來說,紅木文化的傳播更像是一項事業、一項責任,在這個行業從事的過程中,我體會最深、感觸較多的可能是自己從中領悟到中華文化的巨大魅力與生命力,而我直接的變化就是性格與內心變得更“靜”。

紅博館要打造的是中國頂級紅木文化品鑒交易平臺,推動的是中式古典文化交流平臺,我們在推動行業發展的過程中親身感受過不少從業者,在行業的起伏中沉沉浮浮。在我看來,紅木行業和其他任何一個行業一樣,有其發展的正常市場波動,而我們始終需要保持的是對事業的專注與平常心。就像紅木家具一樣,一件絕世家具的做成,少不了精心的選材、細致的工藝以及本身所蘊含的文化成分;紅木行業做好,也需要做家具的沉靜和耐性。我見到很多紅木技藝傳承人,還有一些起步不錯的紅木企業,因為追逐資本的貪婪等而讓自己及企業深陷泥潭而荒廢了專攻。紅木行業就像紅木家具,看似古老,實際上歷久彌新,非常有生命力。希望行業人能夠擺好心態,學會靜,用專注的態度,共同將紅木行業傳承好發展好,共享發展成果。

紅木家具承載歷史和文化

●張德祥,古家具學者、收藏家、鑒賞家

1949年,我出生在北京一個富裕的商人家庭,我爺爺特別喜歡古董,很小的時候,我就能經常接觸到一些古舊的東西:清代四王的山水畫、康雍乾時期的古瓷、光潤的紅木書桌……耳濡目染,喜歡古董成為發自內心、自然而然的事。上世紀70年代初,開始踏入社會,當時社會經濟的窘迫、文化的單調荒蕪,感覺整個社會是一片灰色,一下子找不到精神的寄托,十分迷茫。偶然的一次,我在路邊被一段太師椅的殘片吸引住了,那殘片在陽光下發出不可名狀的光澤,當時的我,聯想到那些東西曾經是人們優雅、溫馨生活的組成部分,它們仿佛一下子有了生命,喚醒了我內心對古家具的愛戀。自此,我開始收舊家具的歷史。在此后的十幾年中,為了多長眼力、用有限的工資盡可能地買自己喜歡的家具,從最初常跑信托公司、文物商店、硬木家具廠,發展到通州、香河,后來一直延伸到河北、山西。所受的風霜與艱辛,已非常人所能體會。殘件雖不如整件完美,但它將古家具的細微之處展露無遺,我也因此積累下了一筆豐厚的感性認識。

我們這個社會經過極度的物質匱乏,但是當隨著流水線開動起來,不停生產出來的東西充滿世界后,你會發現盛載著歷史,盛載著祖先的血汗、情趣,盛載著生命中最根基的文化的東西是很難再得到的。到了上世紀80年代,當時社會上雖然開始出現了大量的古家具交易市場,北京專營古董的店門前幾乎都掛著這樣一塊牌子:“本商店只接待外賓”,一車一車的古家具流向國外。曾經,我覺得自己是一個悲壯的勇士,像堂·吉訶德一樣,一個人站橋頭,面對著千軍萬馬。很多人倒來倒去,最終目的是賺錢,我當時真是覺得,這么好的東西怎么不留下來?我如果有喝退千軍萬馬的能耐就好了。可是我能力有限,但不管怎么樣,我給國家還是留下了幾件家具,最終是歸到博物館里,是它們最好的歸宿。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地址:遼陽市新運大街文圣地稅局對面1,10路公交車海鮮市場站點     遼ICP備06002775號
© 版權所有 2010 遼陽嘉特裝飾工程有限公司 ,并保留所有權利。 訪問統計:761725 技術支持:全球時刻
Keywords: 音響 手機兼職
甘肃快三中奖技巧